南方日報訊 (記者/楊逸 畢式明 實習生/林瑩)隨著2014年臨近年末,今年“南海I號”船艙內文物首輪提取工作也進入收官階段。近日,“南海I號”考古隊向媒體首度披露了一批年內發掘的精美瓷器與金器。其中,影青嬰戲碗代表了宋代青白釉瓷的佼佼者,而出水金器則帶有濃厚的異域風情,反映中外文化的交融,背後的特殊“身世”更是引人遐想,其中有專家學者猜測,“南海I號”可能生活著一位身材高大的阿拉伯商人,不排除他就是船主的可能。
  據瞭解,“南海I號”所發掘的文物品種豐富、數量龐大,推測約有6萬至8萬件。考古隊預計,“南海I號”船內發掘和船載文物提取工作將於2017年結束。
  瓷器謎團
  “餐前公用”代表了啥?
  “李保長”專屬李保長?
  從今年10月開始,“南海I號”考古發掘工作進入船艙內文物提取階段,各種精美的文物陸續得到發掘與整理,“南海I號”的神秘面紗悄然揭開,同時帶出更多引人入勝的新謎團。
  據瞭解,在今年“南海I號”的文物提取工作中,發掘文物以出水瓷器居多,囊括了南宋時期南方主要的瓷器種類與重要的窯口。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、“南海I號”考古隊領隊劉成基介紹,因瓷器易碎,船上的瓷器除了用竹篾和稻草捆綁外,還多在罐子里塞進茶葉、稻草和穀殼以防碰撞。“我們還發現不少大瓷器裡面套有幾件小瓷器。”劉成基向筆者展示一件產自福建德化窯生產的小白瓷罐,儘管開口非常小,罐子里竟然還裝著幾個小罐子。
  “最近發掘比較典型的還有一個德化窯印花便壺,兩側各有一個‘福’、‘祿’字。這種產品很少見,在以前未曾發現。”劉成基說。在眾多瓷器中最讓人嘆為觀止的莫過於一件影青嬰戲碗,碗內飾有小娃娃戲水玩蓮的圖案,嬰兒神態生動活潑,蘊含“連生貴子”的吉祥寓意。據專家介紹,嬰戲碗是宋代瓷器的常見題材,而“影青”是宋代青白釉瓷中的佼佼者,反映了宋瓷審美與實用的高度統一。考古隊還展示了一件用於喝茶的瓷碗,碗心宛如五瓣桃花,富有詩意。另一件六角執壺的造型,同樣實用而優雅。
  在一些“南海I號”出土瓷器的碎片上,用墨汁書寫的文字清晰可辨,但這些“暗號”究竟暗含什麼意義,迄今為止眾說紛紜。考古隊向筆者展示的一個罐子身上標有“餐前公用”的文字,“這肯定不是船貨,而是船上公共生活用品。”“南海I號”考古隊領隊孫鍵認為。一些碎瓷身上還寫有地名、人名或官名,其中一件寫有“李保長”的瓷器,就可能屬於船上一位李姓保長所有。至於這位李保長的身世與命運如何,恐怕永遠不得而知了。
  金器謎團
  船主的身材很高大?
  金飾有何具體用途?
  “南海I號”目前發現了130多件各式金器。這是繼上世紀70年代陝西何家村唐代窖藏發現後的又一重大考古發現。孫鍵介紹,本次考古發現的金器大多具有異域風情,且做工精美,多使用掐絲工藝:“宋代工藝品多走典雅風格,這些工藝繁複的金器與宋代風格有著顯著不同。”
  考古隊展示的兩件金項鏈上都帶有精細的鏤空弔墜。這些弔墜上的小盒子可以打開,估計用以放置香料,作香囊之用。“從14世紀到17世紀,無論是阿拉伯地區還是中國,都有使用熏香的習慣,這批金器很好地反映了這兩種文化的交融。”孫鍵說。
  早前在船舷外部發現的一件被船員遺落的漆木盒,裡面的寶貝近日也露出了“廬山真面目”。盒中散落著一些純金的服飾構件,很可能來自同一條絲織腰帶上。由於年代久遠,絲織品已經無法保存,金飾的具體用途有待專家的進一步研究。實際上,在試挖掘階段,從“南海I號”出水的鎏金龍紋手鐲、阿拉伯風格鎏金腰帶以及分別具有阿拉伯、歐洲和中國風格的三枚金戒指,曾引來不少專家學者的討論。有人猜測,“南海I號”可能生活著一位身材高大的阿拉伯商人,不排除他就是船主的可能。
  除卻大量金器,“南海I號”還發現不少銀鋌和大量的銅錢。專家介紹,銀鋌是宋代用於大宗交易的一種憑證,在宋代的貨幣制度中,人們很少使用真正的銀子作為流通貨幣。宋代更多時候使用的是銅錢,為保障國內經濟穩定,宋代政府甚至還下發了禁止銅錢外流的禁令。然而,由於深受海外各國喜愛且貿易利潤極高,銅錢外流現象屢禁不止,本次在“南海I號”發現的大量銅錢,成為這一現象的生動說明。  (原標題:“南海I號”船主是阿拉伯人?)
創作者介紹

紋身

tytrtj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