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浩曾經是高考青海省理科前5名,他聽父母意見報了北大生命科學專業。但從小喜歡搗鼓東西的他對專業沒興趣痛不欲生。3年前他退學轉到北京工業技師學院。
  (相關新聞見今日本報AA12)
  從時間軸上來說,周浩“棄北大上技校”的時間尚短,比較這二者,究竟哪種對他更好,亦不是一個參照系下所能比較的事物。我們唯一能夠肯定的是,周浩勇於追夢的行為,敢於堅守愛好的那份果敢。
  “棄北大上技校”的路註定充滿坎坷。北大學生意味著什麼,意味著一流名牌大學的顯赫身份,學習努力出色有可能“平步青雲”,畢竟,中國大學生雖年年擴招,但“天之驕子”的數量畢竟不多。以超越一省多數學生的實力,進入北大,機遇如果青睞,當不必憂愁今後。技校學生意味著什麼?意味著實用的技術,意味著要從市場做起。學習努力,技術過硬,成為一流技術人員倒也不無可能。周浩放棄了許多人眼紅的“北大”,毅然從前者跳躍到後者,錶面上看是一種熱血衝動,其背後卻折射出人生選擇的多元化,職業教育可以成為優秀學子的教育選擇。
  周浩所言德國數控技術先進,專業技術人員受重視,其實已不是初次為國人所知。理論上而言,職業教育的重要性很少有人否定;但實踐上,對於職業教育,人們依然充滿了歧視的眼光。擺在面前的教育現實是:職業教育雖然已經被提到一定的政策高度,但職業學校的品牌並未打響。這麼多年來,全國聞名的職業學校也就出了一個“藍翔”,但現在也岌岌可危。更不用說,更多名不見經傳的職業學校,其招生流程的隨意與培養模式的滯後更難贏得社會信任。
  因而,周浩做出這種“棄北大上技校”的選擇,圍觀者必然好奇周浩能如願以償嗎?從目前的事態進展來看,周浩似乎正走在夢想實現的道路上。作為周浩現在的就讀學校——北京工業技師學院為他下足了培養功夫。先是減免學費、免除他的後顧之憂,再是“小班授課、配備最好的班主任”,周浩也沒有辜負支持他的人,成了“班上項目完成最快、質量最好的學生”,現在更是代表學校打入了第六屆全國數控技能大賽決賽,可見只要解決了職業教育的培養問題,真正像那些尊重技術的國家一樣,把職業教育當作大事來抓,毫無疑問會收到好的效果。
  當然,周浩的職校之路,畢竟特殊,目前還難以適用更多的學生。但拋卻功利性的世俗看法,“棄北大上技校”已經提供了一種可能的職業教育培養案例。教育管理部門對此,不能僅當個人故事聽而應從中汲取教育改革的智慧,為職業教育的發展創造更好的環境;社會也應從中學會包容,理解並支持多元的教育選擇、為人生選擇的多元化孕育良好輿論環境。□晚報評論員 楊興東
  (原標題:拋卻功利思維再來看“棄北大上技校”)
創作者介紹

紋身

tytrtj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